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龙亨国际

时间:2020-02-17 20:24:22 作者:大发用户注册 浏览量:57358

真人游戏第一品牌【8ag8.vip】 龙亨国际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见下图

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见下图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如下图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如下图

寓意诗五首,如下图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见图

龙亨国际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龙亨国际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1.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2.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3.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4.寓意诗五首。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寓意诗五首寓意诗五首。龙亨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狗万app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银联网注册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星道娱乐

寓意诗五首....

开户平台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世纪国际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相关资讯
新优平台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新开户网址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太一平台

寓意诗五首

作者:白居易年代:唐体裁:五古

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围。天子建明堂,此材独中规。匠人执斤墨,采度将有期。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疾风吹猛焰,从根烧到枝。养材三十年,方成栋梁姿。一朝为灰烬,柯叶无孑遗。地虽生尔材,天不与尔时。不如粪上英,犹有人掇之。已矣勿重陈,重陈令人悲。不悲焚烧苦,但悲采用迟。赫赫京内史,炎炎中书郎。昨传征拜日,恩赐颇殊常。貂冠水苍玉,紫绶黄金章。佩服身未暖,已闻窜遐荒。亲戚不得别,吞声泣路旁。宾客亦已散,门前雀罗张。富贵来不久,倏如瓦沟霜。权势去尤速,瞥若石火光。不如守贫贱,贫贱可久长。传语宦游子,且来归故乡。促织不成章,提壶但闻声。嗟哉虫与鸟,无实有虚名。与君定交日,久要如弟兄。何以示诚信,白水指为盟。云雨一为别,飞沉两难并。君为得风鹏,我为失水鲸。音信日已疏,恩分日已轻。穷通尚如此,何况死与生。乃知择交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翩翩两玄鸟,本是同巢燕。分飞来几时,秋夏炎凉变。一宿蓬筚庐,一栖明光殿。偶因衔泥处,复得重相见。彼矜杏梁贵,此嗟茅栋贱。眼看秋社至,两处俱难恋。所托各暂时,胡为相叹羡?婆娑园中树,根株大合围。蠢尔树间虫,形质一何微。孰谓虫至微,虫蠹无已期。孰谓树至大,花叶有衰时。花衰夏未实,叶病秋先萎。树心半为土,观者安得知。借问虫何在,在身不在枝。借问虫何食,食心不食皮。岂无啄木鸟,嘴长将何为。

【注释】:乃知择交①难须有知人明莫将山上松结托水上萍①择交:选择朋友。这几句是说,要知道,找一个真正的朋友是很难的,这要经过洞察人的品行。坚贞自守的君子,千万不要错认了人,去和那如水上浮萍般的小人交朋友。设喻独特,议论精辟,足供交友之戒。

【作者小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今陕西渭南人。早年热心济世,强调诗歌的政治功能,并力求通俗,所作《新乐府》、《秦中吟》共六十首,确实做到了“唯歌生民病”、“句句必尽规”,与杜甫的“三吏”、“三别”同为著名的诗史。长篇叙事诗《长恨歌》、《瑟瑟行》则代表他艺术上的最高成就。中年在官场中受了挫折,“宦途自此心长别,世事从今口不开”,但仍写了许多好诗,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杭州西湖至今留着纪念他的白堤。晚年寄情山水,也写过一些小词。赠刘禹锡诗云: “古歌旧曲君休听, 听取新词《杨柳枝》”,可见他曾自度一些新词。其中《花非花》一首,颇具朦胧之美,后世词人如欧阳修、张先、杨慎,都极为赞赏。

....

热门资讯